作品交换
人間三月是雨天

1

人間三月天。

恰在杭州腳下下了場小雨。

小雨是最憂人的,看似悄無生息,卻還是陰雨連綿地下了有泰半天,沒有絲毫要歇息的意思。在這樣的天氣裏,總會閑得感触莫名的暴躁。

許多年前的這一天,你出生在這樣萬物複蘇的時令裏——柳條被春風吹得分外柔軟,就連西湖邊的桃花都偷偷開了幾樹。

我從未記得你的樣子,但當我遇見你時,一定知道那就是你。

2

杭州的雨驟然而至,街上行人毫無准備,原本只是出來閑逛的他只得找一處暫時避避雨。

小街深處有一家他從未見過的雜貨鋪,心裏暗自琢磨著這裏曾經是什麽,卻怎麽也想不起來。

門上的風鈴發出了清脆的聲響,他剛悦目見了在此處避雨的你。

你也看見了他。那是你正捧著一本書在讀,不知怎的眼睛一紅,眼淚喧嚷著想奪眶而出。而此同時,他已和店長打好招呼,坐在離你不遠的地方。

再次看向死死盯著他的你,露出一個你異常熟悉的笑容來。

不知所措。

1

三月的江南煙雨朦胧,若撐著一把油紙傘,便化作朦胧古時記憶中的女人。輾轉走在那西子湖畔;若在那西泠旁的長亭裏坐上一坐;在那歌舞幾時休的樓外樓裏點上盤西湖醋魚和龍井蝦仁;若我願走過所有你走過的角落,能否尋得到你?

杭城的雨還是淒淒慘慘戚戚,只是在雨中尋到了別樣滋味,你的古色冷香你的鋒芒傲骨,我都懂。

畢竟,我只想看看你和你說一句話便好。

2

大雨還在下著,他開始百無聊賴的玩著手機,悠悠然點起一直煙。

你怔怔的看著他拿煙的手,白净而骨骼明白,你認爲那是最悦目的手。你去看他吐出的煙氣,絲毫感覺不到它的嗆耳刺鼻;你能窺視到他一部分修長的脖頸,也能想象到它的猙獰盤旋。

大抵喜歡上一個人連他的外貌也一起喜歡上了。

你拼命想記住他的樣子,但是刻畫到心裏又變得模糊不清。但你明白,那就是他,他又是非常清晰的,就如你見到他第一眼就會認出來他一樣。

你想跟他說许多話,但喉嚨裏總有一種壓迫感,你沒法說出什麽。

雨中的杭城有些不切實,你說這些是如夢如幻的東西,但我也知道無法把你當做如是觀。

1

我應該是見不到你的。

我在杭州、在北京、在吉林、在福建的任何一個角落裏,我想我是絕對尋不見你的。但我知道,不論我去何方尋你,你都永遠在一個地方。在這個地方,我能看見你,能像你說一句辛苦了。你在我們所有人心上。

無力感也于此,但能遇見你,讀到你的故事,才會讓我們擁有更多。

我在杭州。

你或許也在吧。

會許你會偷偷跑出來,只想看看生活了泰半輩子的都市。或許你會回到你那間小鋪子,看看新來的夥計會不會偷懶,或許你會被他們拽出來,去西子湖邊的朱紅樓院好好相聚一場。

你或許是在的。

2

正如雨落下的屋檐,就像霁雨過後的晴天,驚蟄的蘇醒變換,與你的寒暑冷暖切實相連。

“天晴了。”

他掐滅煙頭,擡起手揮了揮四周彌漫的煙。向老板道了聲謝,向門外走去。

門上的風鈴又響了,他的風衣被不知從何處來的風吹的向後揚起。帶著一種旁人差别的氣勢,背影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,因他曾比许多人大概所有人走的都遠。

他擡頭望向天邊的夕陽,就似乎有人在等他回家。

你張了張嘴,喉間的壓抑感突然不在,時空交錯。

不知道那句“好久不見”飄散去了哪裏。

 

 杭州是沒有這樣一家雜貨鋪的。

 就像杭州的天氣,這裏,還是煙雨朦胧。

 雨下了整天未息。

 唯願現世安好。

蓬溪中学 鸠 

网络报警
四川省蓬溪中學   葡京现金开户 ©2007-2019
學校地点:蓬溪縣城南經濟區學苑路289號,郵政編碼:629100,聯系電話:0825-5428147,傳真:0825-5425293
備案信息:蜀ICP備05003398號,遂公網備:51092102000051,川公網安備:51092102510956
遂甯市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中心電話(傳真)0825-2988759,郵箱sn_wgb@126.com